《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谈及鼬的一生很少欠人人情。

以他的实力多是帮助别人。

但纵观他的一生,还是有一人,

让他欠下份人情,却一辈子也还不清。

这人是谁?让我们往下看就知道了?

事情要从鼬,刚加入晓说起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在那里,他碰到老乡大蛇丸,有点吃惊。没想到大蛇丸叛逃木叶,竟加入了晓,怪不得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随后,鼬被首领喊了过去,介绍了下晓的宗旨和统治世界的宏伟计划。

换作常人,被那一番说辞必是热血沸腾,只是鼬虽是叛忍,但还是晓的间谍。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他明白自己的目的,只是装作兇狠的样子,摘下了护额,狠狠的划了一道。

「恭喜你,加入晓。」

次日,十藏与鼬一组,开始执行任务。

依稀记得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乡间小道上,路的两旁是高高的芦苇。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鼬在前,十藏在后。望着鼬的背影,这个木叶来的忍者。十藏想起昔日无限风光的忍刀七人众,被一个木叶下忍灭成三人众的日子,不禁怨气涌上心头。

「认识一个叫迈特戴的忍者吗?」

「我只认识迈特凯」

提起迈特凯,十藏又感觉晦气。

「唉,你说的是当时那个小鬼。

想我曾是雾隐村忍刀七人众之一,

因为迈特戴乾的好事,七人众变三人众。」

十藏叹了口气:「你说谁知道那种鬍子拉碴的家伙,会用那样的体术。」

回想起那个穿着紧身衣的中年男子,十藏不禁感觉一阵心悸,那样的体术,瞬间秒杀4人,真是太恐怖了......

从思绪回过神来,十藏道:「有件事情,我必须弄清楚。

你加入晓得原因,我不感兴趣,也不想问。

至于我加入晓得理由,也不值一提。

如果不想问,也正好。」

鼬没说话,等待他下文。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你听着....」说话间,十藏把刀拔起,一抡胳膊,刀到鼬的脖子上停住。

看着架在脖子上的刀,鼬没有动。彷彿不是架在他的脖子上一样。

「听好了,有件事情,我必须问清楚,你所擅长的忍术」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十藏把刀收到胸前,又插在地上道:「正如你所见,我用这把斩首大刀杀敌,你呢?「

「幻术、火遁、手里剑」

「你这小子蛮低调的啊!前木叶暗部忍者鼬,写轮眼之鼬。灭族之鼬,你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啊」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鼬一直背对着半藏,只是静静的听着。突然听到灭族两字,猛地转过头来。眼睛血轮眼浮现,面无表情的盯着十藏,隐隐散发着一股杀气。

十藏似乎毫无察觉,只见他拄在地上的刀,轻轻一提,便抗到肩上道:

「来制定咱们的战术吧」

见鼬没有说话,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十藏道:「你先发制人,用幻术也好,手里剑也行,总之你擅长的招式就行。然后我冲上去,你在后方支援,这是战术B」

「A呢?」鼬见直接跳过A,问道。

「各管各,随便打」

「知道了」

商量完战术。鼬扭头便走。

十藏把鼬喊住:「给你个忠告」

鼬驻耳倾听。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别因为外表轻敌」

「知道了」

这是他们初次见面。

虽然十藏话有点多,倒也还算坦诚,对鼬似乎也很不错。

紧接着,他们在一起执行任务。

先是在战术B的配合下,劫杀一队别国乔装运送物资的商旅。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又炸断了一座,战略要地的桥樑。

期间,十藏一直向鼬讲述,晓是怎样的存在。直到接到首领召唤。

他们忙在附近找了个僻静地方,手上查克拉凝聚,转换成两股思念波,向首领发射过去。

雨忍外的一座石窟内晓的首领,正接受着思念波。并经过增幅。

一会儿,晓成员的虚影接连浮现。

大蛇丸,角都,蝎的残影皆在其中。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直到十藏和鼬也出现,人员齐整,首领的幻像徐徐出现。先是番讲话,有十多分钟。大概说了组织目前的状况,便开始分配任务。

大部分都被分去捕捉尾兽的工作,只有十藏和鼬负责水之国的委託工作。

听到是又要去雾隐村,十藏情绪很大。但首领道,那地方他最熟悉,便结束了会议。

「简直是强人所难,那种烦人的地方根本不想回去」十藏一解除忍术,便向鼬抱怨道。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说归说,他们还是启程去往雾隐。

途中鼬罕见地找十藏搭话道:「你原本就是那个村子的人啊」

十藏没回答,借着机会说起了这次的任务。

「任务挺简单的,暗杀水之国大名家某个人物。顺便给你解释下,这是常见的水之国内乱,继承人之争。」

十藏瞅了眼鼬,见鼬没吭声,怕他生疑,便道:」雾隐村不能介入大名家,所以找到了晓。「

鼬听明白了,也没发问就那幺走着。

两人来到一条河边。

十藏看了眼对面道:「这条河就是国境了,你来过水之国吗?」

鼬道:「任务的话,没有」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郊游的话来过?」十藏问道,说完一脸兴奋的盯着鼬,彷彿发现新大陆一般。鼬没有吭声。

十藏碰了一鼻子灰便道:「你这人真没劲,不过.....你知道其他村子的忍者,在水之国被发现的下场吧」

鼬点了点头,说道:「雾隐村,不接受俘虏交换。忍者被俘虏后,会被彻底揭露使用的忍术,然后被杀。」

十藏道:「你还算幸运,木叶软弱,所以你和大蛇丸,才能悠哉游哉当叛忍。」

说实话十藏有点羡慕鼬在木叶,突然他想起什幺,又提醒道:」雾隐有追杀叛忍的专门部队,要是我被抓住了......你赶紧杀了我」

鼬脱口而出:「顾得上的话,会的」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鼬话刚说话,忽见十藏一抬胳膊,大刀被提了上来,刀尖对準了鼬的脖子,只要他一挥刀,就能取了鼬的性命。

感受着刀口的锋芒,鼬脸色微微一变。却也没躲没闪,任由十藏指着。

他感受不到十藏的杀气,恐怕这只是十藏搏命前的试探。局面一时有点僵持。

十藏突然道:「战术D的时候,你要我怎幺做?」

「没有要求」

十藏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胳膊一抽,刀被收了回来,扛在肩上

「那出发吧」

深夜大名府外,月黑风高,万物陷入寂静。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十藏看着高高的围墙,问鼬:「你擅长潜入吗」

鼬道:「还可以」

「那好,让我看看你的潜入」

说着,十藏走向大名府大门。两名守卫听到动静,躲在门边埋伏。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他们只等十藏过来,便一拥而上。

另一边,鼬潜入府中,悄悄来到一人身后,待他们发现时,鼬只是血轮眼一瞪,两人便瘫倒在地。

两人很快来到目的地——大名家某人的卧室。并把刀架在了目标脖子。

感受着脖子上的冰凉,这人一下惊醒,待看清来人忙道:「饶命啊......!你们.......要什幺都给你们」

十藏道:「我们跟你无冤无仇,只是受人所託,对不起了」

说完十藏手上稍稍用力,将他砍死在床上。

事罢,鼬和鬼鲛来到府外,

几个跳跃间,在林间奔过一段距离。

忽然觉察身后有动静,鼬点头示意十藏,

十藏也注意到了。只想是寻常喽啰,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便低呵一声:雾隐之术

只见一片白茫茫大雾,挡在了两人身后。

这招是十藏隐藏蹤迹的绝技之一,用来摆脱一般喽啰绰绰有余。谁想正待十藏安心时。

一声清脆而有张力的声音响起:风遁·颱风一过,只见一阵不大不小的风一吹而过,正好带走大雾。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十藏觉的声音十分熟悉,和鼬跳到一边。

待看清来人,少年模样,背着副锄仗。十藏不由暗呼倒霉,恐怕今天要交代在这里。

思虑间,又是十几人跟来,把两人围住。

鼬在一旁,见十藏如临大敌,明明是个比自己还小的少年,鼬有点疑惑道:」水影吗?」

十藏没有回答,因为鼬已说出答案。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但他还是提醒鼬道:「还记得我的忠告吗」

鼬想起十藏让他不要因外貌轻敌,便道:「怎幺看都是小孩子」

心想再怎幺厉害,又能厉害到哪去!

十藏道:「那可是三尾人柱力,以及这些都是雾隐追忍,个个都是村子好手」

说话间来人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没想到你还会出现在这个村子,十藏」

「我也不想来,可是不得不来」十藏无奈道,脸上满脸的委屈。

「我有海水一样的话想向你说,至少得让你把斩首大刀还给村子,就算你的搭档是血轮眼之鼬,这事也没得商量」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来人正是四代水影,连串说了一大堆的话,摆明态度。

十藏明白了局势,不禁握了大刀,对鼬道嘱咐道:「看来没得商量了,而且他认得你,用幻术出其不备的法子就行不通了。」

「那怎幺办」鼬问。

「战术C」

「明白」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几乎话毕的瞬间,鼬握着苦无斩断十藏腰身。

围拢得众人大吃一惊,怎幺自己人打了起来。

只有四代见多识广,知道是鼬擅长幻术,忙吩咐手下:「不要看」

部下忙闭上眼睛,却见数枚手里剑飞来,

彭彭数声,要了他们性命。

而之前被砍的十藏则化做一团水来。

「可恶,竟然是水分身」

见被骗了,水影咒骂一声。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却见十藏高高跃起,一记重刀狠狠砸来。

水影见攻势颇猛,锄仗一横挡住攻击。

但因十藏大力压来,让他抽不得身。

鼬看準时机,一发火遁攻了过来。

四代和十藏僵持,眼看着火球携着灼人热浪烧在身上。他却不能后退,因为一旦腿却,又会被刀砍中。

这些几乎是发生在眨眼间的功夫。

数十名追忍死亡,水影被火遁包围。

不一会儿,火焰熄灭,水影竟变成个鳖状怪物,

通体呈红色,嘴里不住嘶吼着沙哑的声音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尾兽化?」鼬惊呼。

「四代是能控制尾兽的人柱力,别把他和木叶的相提并论」十藏忙解释道。

正说话间,只见鳖状怪物,就向十藏冲来,一掌便拍了过来。

十藏大刀横在胸前自保。硬生生吃下攻击。

强大的冲击力,让他倒飞而去,狠狠的撞在身后的树榦上。

见拍飞一个,鳖状怪物手上又是一抓,向鼬攻了过去。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鼬忙向后跳开,可惜还是被爪子撩到。

只见鼬的身上珊瑚浮现,很快爬满全身让他不能动弹。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四代的拳头就要砸到他的脸上。

危机关头,十藏闪过身来,一刀劈在四代身上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四代霎时倒飞而去。

「这是四代的独门忍术,珊瑚定身术」

边说着,十藏一刀砍在鼬身上,劈掉半边的珊瑚。还来不及帮鼬砍掉下半身。

却见四代嘴里查克拉凝聚,一发尾兽玉又是袭来。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鼬心里暗呼性命不保,却见十藏挺身而出,手里的大刀一横,狠狠的拍在尾兽玉上。

轰的一声,尾兽玉撞在刀上,掀起一阵气浪。

直把鼬掀飞,砸在数米开外的树上。

待气浪平息,一把断刀从天而降,插在土里。

却见十藏栽倒在一颗树上,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大刀因被轰断一截,深深的嵌在腰中。

「十藏」鼬惊呼道。就要过来查看十藏伤势。

十藏见水影又是一发尾兽玉袭来,忙道:「快跑!鼬」

危机关头,鼬只觉右眼涌上一股力量。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他缓缓闭上眼睛,待睁开之时,一团黑色火焰夺目而出,瞬间遍布四代全身。

「这是?」鼬有点吃惊「万花筒血轮眼的力量?」

不同于刚才的火焰,任四代如何翻来滚去,火焰越烧越烈。

「啊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

待水影尾兽化体表的查克拉燃尽。

火焰渐渐熄灭,露出四代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得救了,鼬忙来查看十藏伤势。

十藏见鼬摆平水影,打心眼替鼬开心,

但又有点担心水影便道:「你杀了水影?」

鼬扭头去看,见水影起伏的胸膛道:「不,还没死」

十藏一阵咳嗽,捂着的手上又是一阵鲜血。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那幺快走,我已经没救了。你不是医疗班,也看的出来吧」

「对不起」鼬有点愧疚,是自己连累了十藏。

「别胡说了」十藏怒道,他觉得鼬有点可笑,忍者的世界本来就是你死我亡,他也不过是在经历最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要是有什幺遗言,可以跟我说」鼬还是问道。

「白痴,根本没有这样的人」十藏望了望鼬,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明白过来便又道:「我懂了,真有这样的人啊」

十藏一阵感慨,:「快走吧,我不过是死在自己老家,这个可恨的血雾之村」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十藏顿时一阵悲凉涌上心头道,看着断掉的斩首大刀道:「本以为我的搭档只有这家伙……」

说完,伸手摸向大刀刀柄,可是还没有够着,手便垂了下去。

身子也随之顺势一倒,渐渐没了气息。

鼬感觉心脏一阵抽搐。

《火影忍者》宇智波鼬一生中最对不起的人是「他」?欠下的这份人

拔起地上的大刀,放在十藏手里。转身消失在了雾中。

他本以为,继止水之后,终于有一个可以以命相托的搭档。但这该死的战争......

让他又失去了一切。

只是这份他再也还不清的人情,他会永远铭记在心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