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开门「整群小鬼开趴」!她受够家暴外遇

道士开门「整群小鬼开趴」!她受够家暴外遇

※本篇为【小柠檬】专栏投稿者经历,涉及个人观感及民俗说法,请斟酌阅读。

※内文皆使用化名。

※职业:我是道士

文/命玄

今年9月,我跟老婆去了一趟越南,对方出机票跟旅馆钱(越捷跟日租),对我来说,这已经是重金礼聘了。为什幺会有人请我们去越南呢?这要从我接到M小姐的电话说起。

「喂,请问是命玄老师吗?」电话那头的年轻女子说话方式有点怪异,当然不是被下符或吓到的那种怪异,而是,中文不太好的那种。

「我是,妳说。」交谈过程中有夹杂一些英文。M小姐在国外待太久导致中文不好,不过没关係,老玄的破英文还稍稍可以。

「你会解咒吗?」

「大部分还可以,请问是哪一种的?」面对外国人,过于谦逊只是在贬低自己而已。

「在越南,可以吗?」越南,是被越南的法师下咒,然后回来台湾人不舒服吗?

「可以啊,妳在哪?」我天真的问道,那时还没有想过会出国。

「我在越南,是这样的,我一个越南朋友阮小姐,被她姓金的先生给下符了。」等等,这讯息量略大啊。

原来,M小姐的意思,是要我带着老婆去越南,帮阮小姐破解金先生找法师给她下的咒。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越南竟然玩这幺重口味,听说对方是一位功力深厚的老法师,而阮小姐,几乎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

现在的越南,跟20年前的台湾一样,出嫁的妇女在那里就是标準的「嫁鸡随鸡」,在夫家受到委屈、暴力、冷暴力、甚至丈夫外遇,那都不能称之为事,而阮小姐就是在夫家受到这些委屈,被暴力对待,她终于受不了,在M小姐的帮助之下,决定先搬离家中。

没想到,金先生竟然不是去把老婆找回来或认错,而是转头继续过他的逍遥日子,还找了一个法师对他老婆下咒,打算把她逼回来。

至此,阮小姐天天精神不济,夜夜梦到夫家的先祖不断来找她,要她回去,在外面租的房子也不断发生「灵骚现象」,搬了几次都无济于事。M小姐便转而向友人求助,最后找到了在台北新店的我,来帮忙处理这次事件。

听到这里,老玄我已经跃跃欲试了。出国耶,好几年没出国了,可以报帐出国,还有功力深厚的法师可以怼,正大光明弄别人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在朋友的帮助之下,我跟老婆很快办完护照、签证等相关资料,準备出国去了。

道士开门「整群小鬼开趴」!她受够家暴外遇


▲命玄被重金礼聘前往越南降魔/示意图/pixabay

--

我记得那天是很晚的飞机,位子很小,飞机餐一如回忆中的难吃,出关时满箱子的法器没被刁难,倒是小小出乎我意料。

到了越南已经晚上11点多,M小姐也早就在机场等候。我们下机后吃了宵夜,放完行李后,M小姐马上把我们带到阮小姐的住处。我一开始以为是隔天处理,没想到这幺紧急。不过想想也是,人家已经好几天没睡个好觉了,我就算再累,也还是先帮她一把。

阮小姐住在一间不错的套房,小巧明亮,但架不住那只乱跑又碍眼的阴兵小鬼在我眼前飞来飞去,真是嚣张。我稍微喘了口气,跟阮小姐稍微交谈后,就用红线跟令牌把阳台及前门封住。这小鬼一看出不去了,立刻疯狂冲撞我的符令。还记得除了红衣的那只之外,很少看到有这种阴物直接对着我的符令干,重点是,还真的被冲破了!

我不由得心中一慌,因为我刚刚分明看到,那小鬼手中扯着一个黄色的东西往外冲,接着阮小姐就大喊头晕头痛,摊坐在床上,生收人魄,厉害,可是老玄也不是吃素的。

「玉冶,上!把祂抓回来。」我掏出口袋中的神主牌,像打游戏王一样打在桌上,然后就像卡通一样,一个十多岁,穿着青色衣裳的可爱女孩就这样出现(可恶,为什幺不是黑魔导女孩。)拿着铃铛,就这样冲了出去。

「悆司!御建五十三灵,六十甲子太岁柱,戊戌年,有请当值太岁姜武星君,出阵!」说真的,我也是有点急了,看着一下就瘫软的阮小姐,我不禁反省自己的托大,霹雳啪啦,能请的兵将,一股脑的全部请出来。这里不是台湾,附近可没有什幺寺庙或坛可以借兵马的,让他跑了就真的跑了。

道士开门「整群小鬼开趴」!她受够家暴外遇


▲阮小姐住的套房明亮却充满小鬼/示意图/pixabay

好在,玉冶没有让我失望,远远就看到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拎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回来,那一团黄光还在,我心中不禁暗暗的鬆了口气。不过这场景也挺好笑的,等黄光到手,我将其按入阮小姐体内,随着一道又一道的符令烧化。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净心净口净身净天地,在一片混乱之中,我将阮小姐的魂魄安好,至于那只无法收服也不能放回去的小鬼,我只能选择将祂灭了。

「天元太一,精司主兵。有邪必斩,有怪必摧。敷佑福祥,启悟希夷。邪怪消灭,五帝降威。景霄洞章,消魔却非。急急如律令。」

却没想到,这一灭,像是捅了蜂窝一样。一只又一只的小鬼开始往窗前聚集,屁啦,打一只就那幺累了,现在来的不是一个班耶,是一个连啊!老法师不愧是老法师,硬槓绝对两败俱伤,更何况对方有什幺后招我还不清楚。

所幸,那群小鬼见讨不到好,也没机会再把阮小姐的生魄带走,就自行离开了。我心中也暗暗的鬆了口气,赶紧在房子周围划下了坚固的阵法,并给了阮小姐一些护身宁心用的法器,还有躲避老法师追查的法器后,我就离开了。

我是行走两界,代天巡狩的阴阳道师──命玄。事情远没我想的那幺简单,老法师的小鬼没办法找上门,但是金先生跟他的姐姐有办法啊!而依老法师,只要给阵法撬开一点缝隙,呵呵,我万万没想到,昨晚激烈的战争只是个开端,就在我放鬆身心从第一郡回来时,round two,正式开战。

*续下篇*

道士开门「整群小鬼开趴」!她受够家暴外遇

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不论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欢迎来信r4517@ettoday.net

相关推荐